礼拜是钥匙

时间:2011-08-11 13:08来源:穆斯林华豪网站 作者:穆罕默德•艾勒 点击:
礼拜是正道的钥匙

  

在礼拜的贵重中:它曾是许多非穆斯林在看见穆斯林礼拜之后进入伊斯兰的媒介,它是把人们带入到伊斯兰的怀抱和加强伊斯兰的第一道防线。这里引述了两位非穆斯林作家,关于部分人因看见穆斯林礼拜加入伊斯兰的言语。图马斯艾尔奴利德说:“的确,穆斯林的信仰持之以恒地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每天的五番礼拜,体现了这个信仰虔诚、庄重和感人的崇拜真主的方式,无论崇拜者,还是观看者都不可能不受到感染。”

艾尔奴利德在《伊斯兰的信仰》一书中,当谈到了功修的影响和穆斯林礼拜的特殊方式时,他说:“这项被规定为崇拜真主的主命功课,它是穆斯林在自己的信仰生活中,优越于非穆斯林的最伟大的标志,许多东方的人们在看到穆斯林们完成他们的礼拜形式之后,都受到很大的影响,你听听路费鲁教长在谈到关于礼拜的特别影响时,他说:“任何人第一次与穆斯林交往,都不可能不对他们纯洁的信仰感到惊奇,受到感染,无论你当时身处何方,不论你是在热闹的街道,或者是火车站,还是在一小伙人中间,最能吸引你注意力的是:你将看见任何人都不会带有丝毫沽名钓誉的标记,也没有任何获得别人喜爱的污点,无论如何,他们丢下所有的工作,去安静地、虔诚敬意地按时完成礼拜。”

然后他又说:“让我们从个人单独礼拜转到集体礼拜,它对于任何人,即使是终生看见一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印度的德勒哈市,斋月的最后一个主麻日,将近有一万五千人聚集在大清真寺的广场上礼主麻拜,他们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拜功之中,在他们的每一个动作中,都流露出了信仰最大的标志和畏惧。我们说:‘这对于任何亲眼目睹那个场面的人,心中不受到深深的影响、不看一眼这种优越于其它任何崇拜方式的力量,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同样,每天为了礼拜按时的宣礼,宣礼员的声音在晨礼拜前铿锵有力地传来时,在中午,人们正在乱糟糟地忙着工作,在晚上,这种宣礼词每天以类似的形式重复着,它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提醒着人们敬畏真主,顺从于真主。”

引证了法国著名的哲学家李南的话:“只要我进入清真寺,而思想没有受到感动我,或者换一种说法:而没有真正感到震憾,那是因为我不是一位穆斯林。”

观看穆斯林礼拜,是使一位亚历山大市的犹太人加入了伊斯兰的多种因素之一,犹如他当时阐述自身所说的那样:“我曾经病入膏肓,我在病中感觉到有一位喊叫者呼吁我:宣布我对伊斯兰的信仰,当我走进清真寺的时候,我看见穆斯林们站着就象天使们的班次一样在礼拜,我听见我的内心有一种声音在呼喊着我:‘这就是列位先知们(愿主赐福他们)所告知的集体礼拜。’当我看见演讲员身披黑色外套走进来演讲时,在我的内心产生了害怕和恐惧的感觉,当演讲以着真主的言词结束时,清高的真主真主的确命人公平、行善、施济亲戚,并禁人淫乱、作恶事、霸道;他劝戒你们,以便你们记取教诲。[1]开始礼拜了,我的心中感到无上的亲切,我开始加入穆斯林的班次,它就象天使们的班次[2]一样。在他们鞠躬和叩头的时候,伟大的真主确已对他们显现,我内心感到非常的满足,因为我成为一位穆斯林。”

扎克·欧莱比易——犹太人在埃及的主任,是一位著名的律师,“每当他看见清真寺,或看见一个人虔诚敬意地去崇拜真主,恭顺地向真主祈求,他的心中就会燃烧起一种想加入伊斯兰的渴望;每当他听见号召人们去崇拜独一主宰的宣礼声时,他就会感到心情舒畅,有一个问题一直使他犹豫不决,坚持要求他的理智回答,那就是:‘他为什么没有加入伊斯兰?’当时这个念头制服了他的心灵,振动着他的内心深处,每当他看见田野中有一个人在栽种,看见他在河渠岸边的小礼拜处、站在真主的面前礼拜时,他就希望即使自己能像他一样礼拜也罢!他的内心在自我交谈……。”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他最终在六十五岁的时候宣布加入了伊斯兰。

这是一个德国人,他确已看见一位叩头的穆斯林,他对这些叩头的动作感到特别地惊奇,他寸步不离地观看着,直到那位穆斯林礼完拜。当那位穆斯林礼完拜之后,他走上前来询问这些动作的意义,特别是关于叩头的动作。那位穆斯林为他阐明了礼拜的意义、礼拜的法律及其影响,他专心致志地听着穆斯林的讲解,由于过分地喜悦,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又如同他发现了自己寻找多年的遗失物;那位穆斯林为他阐明了使他感到惊奇的原因,因为他忍受着精神病和心胸狭窄的折磨,当他把额头叩到地面上时,就会使他感到心情舒畅;每当他这种内心狭窄的疾病复发时,就去叩头,他就一定会找到使他心情舒畅的事情,甚至那位穆斯林也发现了这些,知道使他感到心情舒畅的秘密。

他与那位穆斯林结伴而行,来到了米优尼何市的伊斯兰宣传中心,那里的负责人们给他讲解伊斯兰,并告诉他作证真主独一的影响,然后他加入了伊斯兰。

这是印度教中的富豪库甫黑·俩鲁·贾巴,在信仰伊斯兰之后改名为哈立德·莱腿夫·贾巴,他是著名的政治家、新闻工作者和作者;在他看见穆斯林们礼拜之后,他感到自己的内心光芒四射,他曾说:“每当我经过任何一座穆斯林在印度的清真寺时,我的内心对于这个地方,就会充满一种神圣和伟大的感觉,我经常会感觉到号召人们去礼拜的宣礼员,他是在喊我去参加礼拜,在我的内心,犹如有一个高呼者在应答着他说:“我们快点去礼拜,我们快点去获得成功。”

我的内心非常渴望加入信士们在清真寺里礼拜的团体,强大的召唤和动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使我无法控制自己地走进了清真寺,站在穆斯林的队伍之中,事实上,我并没有能力抵抗使自己进入清真寺的动力,因为我已经犹豫了很久很久。”

这是一位菲律宾的姐妹,她的名字是洁米来图·俩玛,她曾经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当她养主的光明照亮了她的心胸,她加入了伊斯兰。她讲述了部分在她加入伊斯兰之前的生活感受,就像是奠定基础一样。她说:“……奇怪的是,我曾经在穆斯林礼晨礼拜的时候醒来,一种强大的渴望推动着我去礼拜,同样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占据了我的身心,事实上我已经开始按照基督教的礼拜方式去礼拜了,那就是我当时所知道的认主独一的道路,但是,一种灵魂空虚的感觉长时间地占据着我的心灵,尽管我已经礼了拜;我曾经有一种说不清的饥渴感,在大多时候,泪水会从我的眼中自动流出,使我泪洒满面,我向真主祈求,赐予我光明和坚忍,因为我感觉和发现,那是我最大能力的理解和领悟。

我感到时刻来临了,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鼓舞着我去一个没有任何肖像的地方参加礼拜,直到最后我才知道它是清真寺,为了寻找它,我走了很多路,穿越了许多田野。”

第二天,她参加了集体礼的主麻拜,她说:“的确,在伊斯兰中,为了礼拜而念的宣礼词,确已使我以前那萎靡不振的信仰完全地土崩瓦解了,在开始礼主麻拜时,我感觉到自己完全沉浸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安静之中;当我与所有的礼拜者们一起向真主叩头的时候,我的灵魂充满了无边无际的幸福,这就是我曾经渴望的信仰,以着来自于真主的怜悯和福祉,我终于找到了伊斯兰,我坚信这是真主的意欲和引领。”

澳大利亚的建筑工程师努尔曼·瓦莱杜布伦凯特,在加入伊斯兰之后改名为艾哈默德·阿布杜拉·努尔曼,他说:“我曾在利比亚西部沙漠的世界战争期间,看见有个人用手把沙子铺平,然后恭顺地站在那里,放弃了他周围的一切,于是我问道:‘这个人在干什么?’有人对我说:‘他在礼拜。’我询问了关于他所遵循的、容易的、不需要任何途经的信仰,在这一刻,我发现了我曾经是多么地需要照亮我心灵的、使我身心舒畅的信仰,我开始学习各种信仰,最领先让我接受的是伊斯兰信仰,就这样我加入了伊斯兰。”

这是英国的玛尔基里特·飞利浦,她曾经与丈夫一起生活在荷兰,她遇到了一个穆斯林家庭,她就询问和学习伊斯兰的知识,她得到了许多的答案,有一天,她站在一块风景如画的前面,发生了使她永远难以忘怀的事情,的确,他们在田野里,一位荷兰的穆斯林来于他们,他们坐下喝茶,突然有位男子观看一下自己的手表,然后迅速地站了起来,特别庄重和平静地站在部分洁净的干草上,向着天空举起他的双手说道:“真主之大……(宣礼词)。”然后,他心情舒畅地与其他的穆斯林们,一起谦恭地礼了拜。

玛尔基里特迅速地把穆斯林的礼拜——不需要任何媒介、牧师和途径的拜功,与教堂里的礼拜进行了比较;首要导致她加入伊斯兰的因素,就是观看穆斯林们的礼拜。然后她为自己起名为“阿米娜·阿布杜拉。”她成为了一名号召人们加入伊斯兰的宣传者,她的丈夫也在她跟前加入了伊斯兰,她承担着伊斯兰的使命,向她家乡的人们宣传伊斯兰。

奈基瓦·艾德蒙·苏法尼是一名黎巴嫩的女青年,她是一位马尤派基督教——她与一位穆斯林青年结了婚,她非常喜爱他的品德和操守,她知道这些高尚的品德是来自于他的信仰,他遵守伊斯兰,她曾经观看他时,发现他正恭顺地站在真主的面前礼拜,她对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直到她加入了伊斯兰。

阿布杜勒率部尔·比俩尔是一位来自于美国的青年,他曾经在德国积极踊跃地参与基督教的宣传,甚至他称自己为“美国的布图卢斯。”的确,他遭到车祸,凭着真主的怜悯和仁慈,他获救了,他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一年,他买了一台电视机放在自己的屋里,这就是他最初接受引导的媒介。他说:“……我从电视中看见麦加以及穆斯林们在礼拜的画面,看见费沙尔国王礼拜,我曾经问自己“这就是他的道路。”但当时的我,对伊斯兰是一无所知,我对这些人的印象是:他们不是高傲自大的民族,因为他们为了崇拜真主而把自己的额头放到地上;我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最好的崇拜形式……’。”[3]

这位是来自于中国台湾的青年——杨炳义,他讲述了自己信仰伊斯兰的故事,它的开始是怎样呢?

他说:“我非常喜爱穆斯林崇拜他们的养主的方式,他们集体在清真寺里礼拜,的确,我曾经观察过:他们以着所有的谦恭和顺服叩拜清高伟大的真主——安拉,与此同时,我感觉到它是崇拜伟大真主的最好的途径……从此以后,我开始喜爱上了伊斯兰,我从内心接受它为自己的信仰。”

德国的穆罕默德·顺迪格,谈论了一件引领他的心灵倾向于伊斯兰的事情,他说:“伊斯兰的礼拜方式使我思考伊斯兰[4],我曾经非常想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去礼拜,我得到的结论是:它是人类选择崇拜他们养主的、最优秀的方式,我开始以着伊斯兰的礼拜形式去完成拜功,我当时还是一位普鲁士人(基督教的一个教派名)。”

赖特努尔说:“在清真寺里,你会看见礼拜者们之间完全平等,看不见有任何人的专位,任何一位伊玛目都可能会成为领拜者,任何场面都不会比穆斯林集体礼拜的场面更壮观了,他们毕恭毕敬地、鸦雀无声地崇拜着他们的养主。”

迪布拉·布特尔是一位来自于美国的女青年,她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寻找真理之旅,最终她归向了伊斯兰的信仰——它是在这个宇宙中独一无二的真理。她给自己的父亲写信号召他加入伊斯兰,那是一封很长的、动人心弦的信,在其中充满了真理、仁慈和厚道。

她说:“我不知道你以前在电视中可否看见过穆斯林集体礼拜的场面,它确已发生在我对伊斯兰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自从许多年之前,我就在埃及看过这种场面,亲眼看见了怎样完成这种拜功,在那一刻,忠诚于创造者、谦恭、平等,以及礼拜者们之间的兄弟之情震撼了我,我看见其中有富人和穷人、老叟和儿童、白人和黑人,他们站在统一的班次中,恭顺地崇拜着清高伟大的真主。”

图玛苏·穆罕默德·凯莱屯曾经是一位美国的基督教徒,他的天性使他放弃了基督教的信条,奔向纯正的、康庄的信仰——伊斯兰的信仰,他曾在题目为“火的考验”中叙述了自己信仰伊斯兰的故事。

他说:“当时,太阳已经开始偏西,正当我们穿越在带着灰尘的、热热的路面上,我们听见一种抒情的、昂扬顿挫的、优美的声音,响亮在我们的四周,当我们走进树林中间的时候,我们的目光停留在一个简直让我们无法相信的、奇妙的地方,我们看见那里有一个阿拉伯的盲人,穿着洁净的白色衣服,头顶白色的头巾,他站在高处,他那使人心荡神驰的声音荡漾在天空,我们不知不觉地坐了下来,我们完全被这种奇妙的声音俘虏了,它犹如幻影一样笼罩着我们的心胸,我们并不明白他所重复的言词,但是它那使人心醉的声音确已流进了我们的耳朵,浸透了我们的心灵:‘真主至大!真主至大!除真主之外,绝无真正应受崇拜的主’![5]

在此之前,我们没有感觉到在我们身边发生任何事情,至于现在,我们确已发现许多的人纷纷向这儿聚齐,他们是一些年龄不同,衣着各异的人们,他们来自于社会的各行各业,恭敬地接近这个地方,他们铺开了长长的礼拜毯,当时就呈现了一幅美丽而又壮观的画面——各异的服饰,翠绿的草地,黄色的地毯,所有的人都陆续不断地奔向这里,甚至我们开始感到惊奇:这些人将要聚集在一起吗?

人们脱下鞋子,他们一班班地站在长长的班次中等待着礼拜,这种场面使我们大吃一惊,我们默默地观看着他们,在他们的这个集会中间决不会发现有任何空隙,白人、黄色人、黑人,穷人、富人、乞讨者、商人,他们一个接一个紧紧地站在一起,没有种族歧视,也不分社会地位……[6]

在这些聚集的人群中,没有任何人把自己的视线抬起来,直视前方的。

这种聚集人类之间的差别所体现出的兄弟精神,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鲁尤布莱德·法易斯是一位奥地利的新闻工作者,犹太人,他信仰伊斯兰之后,在当地开设了一个伊斯兰宣传中心,效仿穆斯林们礼拜的场面——他们恭顺地礼拜。这也是影响他加入伊斯兰的第一因素,在他的著作《麦加之路》一书中,记载了他信仰伊斯兰的故事:

那是在一九二二年的秋天,我当时生活在古耶路撒冷市内,我常常坐在窗口,俯视屋后那宽广的庭院,那个庭院属于一位名叫哈吉的阿拉伯人所有,他当时是一位出租毛驴为别人乘骑和运载货物的商人,他把那个院子当作是商队的住宿处,白天,那些沉重的骆驼侧卧在地上,经常喧哗的商人们会专心致志地看管骆驼和毛驴,……在白天,哈吉会几次把他们聚集起来参加礼拜,他们当时站着长长的班次,哈吉是他们的伊玛目,他们的动作就像军人一样精细,他们当时一起朝向麦加的方向礼拜,然后他们开始叩头,他们把自己的额头叩在地面上,恭敬地跟随着领袖的口号,他在鞠躬和叩头之间站立,赤着双脚站在礼拜毯上准备礼拜,把两个小臂放在胸口上,无声地诵读着,完全沉浸在礼拜之中,你可以看见他全部是在用灵魂礼拜……事实上,当我看见那种连带着身体动作的、深奥的礼拜时,确已使我感到惊惶;有一天我询问哈吉(他懂一些英语):“你确信真主能看见你以着反复的鞠躬和叩头向他表示尊重吗?难道一个人单独存在,不需要你全部的身体运动,而只用心去崇拜真主不是更好吗?”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些言语,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我感到后悔莫及,内心在流泪,因为我没有准备伤害这位虔诚老者的感觉,但是哈吉绝对没有露出丝毫不悦的神色,然而却嫣然一笑地说:“那么我们应该用哪种方式去崇拜真主呢?难道他没有把人类的身体和灵魂创造在一起吗?如果真是如此,难道人类不应该用他们的身体礼拜,就像用灵魂去礼拜一样吗?你听着,我将会使你明白我们穆斯林为什么礼拜,我们把自己的脸朝向麦加的禁寺,众所周知,所有的穆斯林在礼拜的时候都把脸朝向一个方向,我们犹如一个整体,真主是我们思想的轴心,我们首先站立,诵读一些《古兰经》文,记忆真主降示给全人类的言词,以便成为生活中喜悦地遵循正道者,然后我们记起自身说:除了真主之外,任何人都不应该受到崇拜,我们鞠躬,因为我们尊敬他是至高无上的主宰,我们以着他的尊严和荣耀赞颂他,然后我们叩头,因为我们感觉到:对于他,我们只是不存在的、是泥土,然后他创造了我们;然后我们坐下向他祈求饶恕我们所有的罪过,愿他慈悯我们,引领我们走上端庄的正道,赐予我们健康和给养;然后我们第二次叩头在地,用我们的额头摩擦地面,崇拜独一、伟大的真主;在此之后,我们打坐,向真主祈求赐福于先知穆罕默德(),他向我们传达了他的使命,同样,我们还要赞颂在他之前的列位先知们,祈求真主赐予我们和所有追随正道的人们吉庆,我们向他祈求今后两世的幸福,最后,我们把头转向右边,其次是左边,并且说:‘愿真主赐予你们幸福、平安和吉庆。’我们以此向世世代代的清廉者们祝贺。”

然后穆罕默德·埃塞德(鲁尤布莱德·法易斯)说:“在过去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哈吉那简单的解释确已为我打开了加入伊斯兰的第一道门,但是直到那时,即:在使我怀疑很长时间之前,我开始思考伊斯兰可能会成为我的信仰,开始感觉到有一种反常的恭顺,每当我看见有人赤脚地站在礼拜毯上专心地礼拜,或者是站在一个稻草席上,或者是站在地面上,抱着前臂,低着头,全身心地投到礼拜之中,忘记了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无论当时是在某一座清真寺里,还是在充满行人的街道上,那个人都会静心敬意地礼拜。”

然后,穆罕默德·埃塞德谈论关于宣礼词对他的影响时,他说:“当时我住在埃及的首都开罗,在我家的对面是一座带有小尖塔的小清真寺,在其中每天都要号召人们去礼五次拜,在尖塔的顶上出现一位戴白头巾的男士,他举起双手念道:‘真主至大……我作证:除真主之外,绝无真正应受崇拜的主……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快来礼拜……快来成功。’他的声音雄厚而有力,能够传到遥远的许多人的听觉之中,你可以尽情想象这种奋发向上和热情洋溢的精神——决非类似歌曲等等的一门职业——正是由于它俩,才使他拥有类似这样伟大的力量;的确,这位宣礼员秩序井然地念着宣礼词,我在开罗居住的那一段时间里,每昼夜都能听见那持久的旋律,它相似持久、古老而又神圣的旋律,在此之后,犹如它曾经注定要保留于我在伊斯兰地区所有的旅行中一样,的确,无论在任何地方,它都如同我心中的铃声,尽管各个地方的发音和顿挫的语调有所不同,但它有着统一的声音;它使所有的穆斯林成为一个整体,国籍和种族的分别在他们之间毫无价值。

的确,他们有着统一的信仰,统一的思维和区分真假的途径,统一的理解方式,他们是宽厚、正直的民族。

在我看来好像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人与人之间不需要血缘连带的社会,那不是因为经济利益的因素,然而,对他们影响最深、最多的是持久的安定团结(伊斯兰的信仰),结合人们对生活的理解,消除了人与人之间的各人与隐居的障碍。”

宣礼词和礼拜确已普遍地影响了许多人,甚至它还影响到恶魔在其中诱惑穆斯林犯罪和做丑事的各行各业之中,我们可以看见在世界最大的电影制造中心,宣礼词对其主要负责人们有着让人感到惊讶的影响。

穆罕默德·阿砸图·艾勒台河泰威顾问,在其著作《向非穆斯林宣传伊斯兰》的一书中,提到了世界电影制造商利科苏·英杰莱姆信仰伊斯兰的故事。他说:“一九二八年,在美国的胡里有德市及世界其它地方的影视界中,有一条震惊所有人的消息,那就是世界著名的电影制造者利科苏·英杰莱姆,在部分伊斯兰地区观看穆斯林们的礼拜之后,信仰了伊斯兰,他坐在自己所有的穆斯林朋友之间。利科苏曾是那个时代中,最成功的电影制造者,也许他当时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电影制造商,……关于这一点,一九二八年阳历二月十三日,在《政治周刊报》曾描述了利科苏·英杰莱姆,谈到了他信仰伊斯兰的消息,因为他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摄影商,是制造电影最大的中枢……这个影视界的轴心,在信仰了伊斯兰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时,对他生活影响最大的就是电影,有一天,他监督电影收集,拍摄一位阿拉伯的穆斯林,毕恭毕敬地念着宣礼词……他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念着宣礼词……这个场面在利科苏·英杰莱姆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感到心中有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饥渴;当那位阿拉伯的穆斯林念完宣礼词之后,他把那位穆斯林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向他询问关于伊斯兰的各种知识……直至他加入伊斯兰成为众所周知的事清。他彻底地放弃了所有真主命令他远离的事务,他生活在修行和崇拜真主的环境之中,他选择了部分法国的穆斯林,请求他们教导他伊斯兰的各项法律,他准备完全生活在伊斯兰的环境里——他在法国的尼苏市买了一处别墅,那就是贯穿他心灵的第一束伊斯兰的火花。

 

 


 

[1]《蜜蜂》第90节

[2]不然,实际上,它就像天使们的班次一样,主的使者)对他的众圣门弟子(愿主喜悦他们)说:“难道你们站班不能像众天使在他们的主那里所站的班次一样吗?他们站全第一班,然后是紧接着的班次,他们站紧班次。”《布哈里圣训集》

[3]他说的是实话,的确,清高伟大的真主选择了最优秀的使者,最优秀的民族,最优秀、最完美的礼拜,因此,所有的先知们(愿真主赐福他们)都效仿他,登霄之夜他曾带着他们在远寺礼拜,同样,尔撒圣人()在今世最后的光阴里将会从天而降,他跟随迈赫蒂按照穆斯林的礼拜形式礼拜,履行众先知的封印的法律,直至复生日。

[4]这种现象为我们说明了:为什么西方宣传强烈地渴望——这是对犹太教徒最大的奚落——全面地提防凸出穆斯林的礼拜,即使体现出一部分也罢!要么企图收集不适合礼拜的失落,要么收集一些流言蜚语,改变人们的注意力,使人们远离他们所看见的礼拜功他们心中发生的影响,甚至有人妄言穆斯林崇拜黑石头,或者是以一个稍微偏离伊玛目的人的礼拜形式,去突出穆斯林的礼拜,当伊玛目抬头时,他鞠躬;事情的始终归于真主。

[5]在《宣传》杂志中刊登的奇妙的信息(1225),德国的精神病的主任医生,他习惯于让自己的病人们听宣礼词,来医治他们的病症,但是不让病人知道那是用阿拉伯语念的伊斯兰的宣礼词,当发现这个实质之后,德国的精神病医生的会长说:“穆斯林用来号召人们礼拜的宣礼词,它能给精神病人的心中注入安宁,即使他没有明白宣礼词的意义也罢!”他又说:“宣礼词能在犯精神病者、或对生活失去信心者、或者是心情沮丧者的心中播种光明。”

[6]艾布白克尔(愿主喜悦他)的传述,主的使者说:“……你所掌管的已经足够你的了,如果他礼拜,他就是你的弟兄,如果他礼拜,他就是你的弟兄。”(艾哈默德收集整理)即:如果他礼拜了,他就是你信仰中的弟兄,你应该尊敬他。

 

 

(责任编辑:Dr. Ahmed Abdullah)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切赞颂全归至慈、博爱的真主,在万能、伟大真主的援助下,穆斯林华豪网站今天以全新的面目与大家见面了,这个网站旨在宣传民族文化、提高穆斯林民族的全民文化素质,让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了解和认识真正的伊斯兰,还原伊斯兰的真面目,不参与个人的观点,它既不涉及教派,更不涉及政治。穆斯林华豪网站系列丛书在中文伊斯兰书籍中,对引证的所有经训,首次以中阿对照的形式出版,特别是所引证的圣训,提到其出处,以便加强可靠性,目的是抛砖引玉,共同学习进步。 如果在你的电脑中不显示网页中的古兰经文或圣训字体,请从“应时文选”中下载专用字体。

《转载本站内容,敬请注明出处》